文化临汾:冬日即景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张云燕

清晨六点多钟,微信里朋友的一声惊呼:外面的雪好大,厚厚的都埋住脚脖子了。瞬间睡意全无,那可是我日思夜想的美景呀,欣喜之余立即邀约几个好友走路上班,一出门,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地上、树上、房顶上已经被玉一般的白雪覆盖,大家兴奋的迅速融入到这白色的世界里,任由顽皮的雪花不时钻进脖子里,溜进靴子里,穿心的凉,大家就开心的笑。

踏着“吱吱”作响的雪,走在路上,神清气爽,车辙压过的路面哧溜打滑,骑自行车电动车上班的,也都小心翼翼,平常30分钟的路程,今天走了50分钟,穿过村庄后,前面车辙印没有了,漫天雪地里只有清晰的两行脚印,还有谁比我们更早呢。

夜晚空气清新,大地被雪映得亮亮的,天空还在飘着雪花,玉树琼枝,银装素裹,不时有憨态可掬的雪人出现,可爱的雪人一定给路人带来了无限的欢乐,未经踩压的雪被灯光照的亮晶晶的,绵软的像白糖,公园里遒劲有力的树枝上白雪皑皑,不知是当初长弯的还是被雪压弯了,唯有青松挺直了腰杆迎接着大雪,依然高大伟岸。

那些广场舞者也不见了踪影,是厚厚的积雪侵占了她们的活动场地吧,几个小朋友在雪地里玩耍,他们似乎也忘记了寒冷,面带微笑,因为他们和我一样喜欢下雪天。老人都说:瑞雪兆丰年。明年一定是个丰收年。

今年的雪似乎特别的大,以至于小区的胡同里,家门口的房檐上很快挂起了一根一根尺把长的冰凌,晶莹剔透。回想小时候的冬天,总是特别的冷,穿着娘亲手做的棉衣棉裤,站在雪地里看哥哥们打皮牛,滚铁圈,滴溜溜转的特别欢实,那时候冰凌在冬天是常见的,被太阳一照明晃晃的煞是好看,敲下来一根抓着玩,咬一口咯嘣嘣脆,透心凉,眼看着它一点点的融化在手心里,变成一汪清水,越来越细,越来越小,直到不见。

雪停了,大地像盖了一床雪被,远处的山,水墨画一般迷人,洁净的世界震撼着每一颗洁净的心灵,总有一种感动在融化着冰冷与严寒,在温暖着人心。大雪过后,总是晴天,明亮的阳光照在白色的棉被上,照在房檐下的冰凌上,冰凌开始滴下细小的水珠,像断线的珠子,家就成了水帘洞,屋前慢慢水就多了起来,娘就开始不停的往下水口扫水,阳光下的雪愈发明艳,正是一幅难得的冬日美景图。(作者单位:侯马热电)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