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国槐树——我们的芳华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曹东平  图/ 朱完香 焦淑萍 

年轻时,

我曾英俊潇洒,她也曾貌美如花。

我爱她爱的天昏地暗,她想我想的寝食难安。

于是,

我们不顾别树的冷嘲热讽,不理他树的指指点点。

我们勇敢的结为伉俪,大胆的成为夫妻。

我们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苟且,并不代表我们不懂诗和远方。

我们虽定居在山村崖畔,没有城市树的的灯红酒绿。

我们虽露宿在村落路边,没有闹市里万人祝贺频频点赞。

但是,

我们活的自信,活的踏实,我们过得充实,过得幸福。

为了生活,为了明天,

我们需要把树根扎得很深很深,我们必须把根須伸的很长很长。

我们生儿育女繁衍后代,我们教育子孙工作勤奋。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展未来彩旗猎猎飘。

我们的子孙已经长满山坡,我们的后代早遍及山寨村落。

我们经历了几百近千个春夏秋冬,经受了树世间的岁月沧桑。

我们看过了一代代人艰苦奋斗和不屈不挠,我们阅尽了人世间的勾心斗角和互相残杀。

我们不言,我们不语。

我们胸怀坦荡,我们不卑不亢。

我们默默成长,我们笑迎风霜。

 

我们为大地添绿,我们替人们遮阳。

我们的叶可食,“青青高槐叶,采掇付中厨”就是明证。

我们的花可入药泼茶,积德行善,善莫大焉,为人类的健康保驾护航。

华夏人称:“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

首都北京因我兄弟姊妹的表现突出,把我们树族定为市树。

 

我们不骄不躁,不去炫耀。

我们不气馁不抱怨,我们坚持自己的信仰和目标。

我们为人类吸掉尘埃和废气,我们为人间净化环境放出氧气。

如果人类需要,我们甘愿献出自己的躯体也在所不惜。

 

而今,我们虽感身体衰弱,精力不足。

我们却没有哀叹和忧愁,我们却微笑着遵循着自然规律。

我们任由飞禽和蟒蛇在我们身上栖居,我们理解他们的难处和不易。

我们用尽最后一点精力为后代留下做树的秘笈,我们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替幼树传授做树的道理。

耳不闻树之非,目不视树之短,口不言树之过,我们努力地做好自己。

今年冬天,下了几场雪,老伴病倒了。

我日夜守候,不离不弃。

我们老了,的确老了。

但是,我们并不愿最后放弃。

我们在在隆冬里坚持,我们在冰雪里抗争。

我们在呼唤春天的气息,我们在等待春光的明媚……

即使老爸老妈叫我们都去了,我们也不会痛哭流涕,

而是无怨无悔。

因为我们知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老树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这就是我们国槐的长寿秘笈,这就是我们树类祖宗口口相传的树生追求!

【编者】上图为同一棵国槐树的春夏秋冬,位于乡宁县双鹤乡董峰村。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