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田文化故事之三:曲沃桓叔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能源电力

晋文侯的名字叫仇,弟弟叫成师。为何起这样的名字呢?因为他们的父亲晋穆侯随王师伐条戎时(今夏县、永济一带中条山的游牧部落),穆候以失败而归,闷闷不乐,此时其夫人生子,穆候给孩子起名“仇”。三年以后穆候又伐“千亩”部落,这一次大胜而归,穆候非常高兴,正巧遇次子出生,遂起名“成师”。

晋国有人议论:“国君给儿子取的名字真奇怪呀!太子叫仇,是仇敌的意思。弟弟叫成师,是能够成就事业的意思,这样相悖的名字,是晋国今后要出现祸乱的象征吗?”巧合的是这两个名字,确实给穆侯的儿孙们带来了无情血腥的杀戮。

晋文侯仇死后,儿子昭侯继位。出于敬重成师追随文侯有功的原因,昭侯违背周朝礼制,把叔叔成师封到曲沃,史称“曲沃桓叔”。桓叔在曲沃实行改革,深得民心,而昭侯却因昏庸不得民心。于是昭侯所在的翼(今翼城一带)发生内乱,一个叫潘父的大臣杀死了昭侯,迎接曲沃桓叔。桓叔想进入晋国都城翼,却遭到反击战败,退回曲沃。

之后67年时间里,桓叔及其儿子庄伯、孙子武公一直与晋国君侯为敌,先后杀死了晋孝侯、晋哀侯、晋小子侯,赶跑晋鄂候,到晋武公时终于消灭了正统的晋国王室,另建都城于绛,做了晋国的国君,使晋国由分裂达到统一。桓叔一宗属于庶出,按照周制嫡子传承的礼制,是不能继承君侯之位的。但强权使武公即位正统,并得到周天子的认可。这冲破了周礼的规矩,为以后晋国的激烈变革开创了先河。这有其时代进步的一面,但也使守制尊教的人感到愤怒。孔子周游列国,唯独不到晋国,就是因为晋国不守周礼的缘故。

武公儿子献公继位后,汲取昭侯的教训,对自己的同族以外的旁宗子弟尽给于杀灭,然后启用对自己忠诚而有能力有战功的外姓人,开启了“晋无公族”的时代。之后晋国各代都实行这一政策,但趋之温和,把旁宗寄送到国外远离宗室。这一做法即保全了宗亲间的血脉,缓解了宗室间的争斗;又同诸侯国开展了外交关系,达到了双赢的局面。诸侯国开始纷纷效仿。

鉴言:对企业而言,依法治企与创新发展是一对翅膀。管理企业必须按章办事、有章可循,但要与时俱进,否则就成了因循守旧。必要时,企业需要打破一些条条框框的束缚。曲沃桓叔创新改革赢得民心,经过庄伯、武公三代努力,打破周礼,重用贤能,使晋国避免了衰败的危机。虽然孔子站在封建卫道的立场批判这个事件,但我们站在时代发展的角度看,曲沃桓叔三代人的努力是值得肯定的。(侯马热电 郭洪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