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走 咱上西宁去看点点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董亚琴

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两个人,一个背包,来回历时两天半。从地处汾水之滨的临汾到素有“海藏咽喉”之称的西宁,全程1165.64.2公里,海拔2695米。目的就一个:走,咱上西宁去看点点!

做这个决定的是点点爸。当时,正值小长假的第一天,不用上班,点点妈本来还在床上赖着,闻言,“腾”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激动地追问“真的吗真的吗?”,一边麻溜儿地拿过手机上网订票。很快,两张从临汾直达西宁的高铁票被点点妈手指一划,纳入囊中。

虽然无座,但这是当天直达西宁的最后两张高铁票。点点爸叹道:“看咱们运气多好,这两张票就是特意给咱俩留的!”

票是当天下午15时16分的,中午12时,心急的点点爸妈就已经坐在了候车室里。在这之前,点点爸还在单位值了一上午班。候车时,点点妈发了个朋友圈,说:“青海,我们来了!”配图是两双脚,都穿着亮光的黑漆皮鞋,各自交叠。一时间,朋友圈里沸腾了,点赞的,惊叹的,质疑的……纷至沓来。反应最激烈的远在西宁的点点,“妈,你们真的要来吗?天哪,我没请假,晚上必须回宿舍,不能陪你们,这可咋办?”比较冷静的是好友喜根,她发来一条微信,说:“看点点去呀?这看一眼还挺贵的呢!”……。

就这样,在朋友圈一片无声沸腾中 点点爸妈登上了直达西宁的高铁。因为是小长假的第一天,车上虽然没有空座,但好在并不拥挤。一路上,点点爸妈各占车厢的两个角落,站累了就靠着,不想靠了就蹲着。虽然很累,但两人一直兴致勃勃地回味着去年夏天送点点上大学时的趣事。期间,点点还不时的发来微信,时刻关注老爸老妈走到哪儿了。途中,有位帅哥列车员两次来检票,都说了同一句话:“噢,去西宁呀!坚持一下,过了西安就有座了!”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经验有误差,直到进了甘肃地界车厢才空了下来。此时,点点妈站得腿肚子都快转筋了!但一向乐观的点点爸还是很开心,道:“看咱们运气多好,终于有座了!”

经过6小时23分钟的焦急期待,晚上十点,列车终于抵达西宁。考虑到安全问题,在车上时,点点妈就千叮咛万嘱咐,让点点乖乖在宿舍待着,千万不要来接站。所以,一下车,两人就直接打车去了早已订好的宾馆。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七点,思女心切的点点爸妈早早起床,从宾馆出发,上学校去看点点。

虽然知道西宁的春天来得格外晚,但没想到它还会如此“凌乱”。一出门,点点爸妈就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什么叫“春寒料峭”。尽管深蓝的天空中阳光依然如玻璃般明亮,可是拂面而来的风里夹杂的丝丝寒意,却一下子将季节切换回“冬季模式”。点点妈裹紧披肩,点点爸把风衣拉链一直拉到顶,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两人不约而同地感叹:“西宁的太阳就是个骗子,只有亮度,没有温度!”

不过,西宁寒冷的春天并没有打消点点一家即将相聚的热情。在连接东西校区的地下通道里,阔别将近两个月的一家三口上演了一场“喜相逢”:身着玫红色冲峰衣的点点像小鸟一样开心地扑进妈妈怀里,紧接着又拉住爸爸的手又蹦又跳。她很自豪地向遇到每一个同学介绍:“这是我爸妈!”同学们都礼貌向点点爸妈打招呼。其中有一个小女孩嗔道:“唉,我爸妈也没想着来看我!”

接下来的活动由点点安排。她先是带爸妈去了一家据说是《舌尖上的中国》报道过的牛肉面馆,一人吃了一碗萝卜白净,辣油红艳,香菜翠绿的牛肉面,将满身的寒意驱除干净。接着,又一起乘公交车去塔尔寺。途中,点点告诉爸妈,尽管在西宁上大学快一年了,但因为学习紧张,她也没有去过塔尔寺。为了这次能带爸妈好好玩玩,就在爸妈“站”在高铁上无比激动地向她奔来时,她在宿舍吭哧吭哧狂赶了一天作业,同时还做了旅游攻略:乘公交去塔尔寺,每人花费才五元钱,便宜!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点点一家终于来到了塔尔寺所在的湟中县鲁沙尔镇。塔尔寺前的小街是缓坡,两边都是藏式建筑的商铺,柜台上摆放着极具民族特色的旅游纪念品。因为不是旅游高峰,小镇少了满街的喧嚣,更加彰显了高原的静谧之美。在导游的陪同下,点点一家走进了这座神秘的黄教圣地。

塔尔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整个寺院依山而建,寺内古树参天,佛塔林立。寺中心主建筑大金瓦殿绿墙金瓦灿烂辉煌,与其它建筑构成一组汉藏艺术相结合、独具风格的古建筑群。在这里,栩栩如生的酥油花、绚丽多彩的壁画和独具特色的堆绣也是本地旅游的一大亮点。

同时,还随处可见很多虔诚的藏民手戴护具,膝着护膝,口中念念有词地磕长头,也让点点一家感觉新奇,悄悄站一旁观察了很久。最后,在整齐划一的八座如意宝塔前,导游主动帮点点一家合影留念,整个游览便宣告结束。

塔尔寺一游,点点一家印象最深刻的是金瓦殿里的大金塔。隔着玻璃仰头看塔时,导游说,那座塔高12.5米,最里层是银塔,后来又被信徒用真正的金子包了一层外塔,塔上镶着五彩宝石,曾被小偷”惦记”,还差点被破坏,于是又用玻璃隔离,游客现在只能隔着玻璃羡慕得看看……还有一点比较神奇,相传宗喀巴大师诞生之时,母亲番萨阿切在铰断脐带时,滴了三滴血,此地便长出一株菩提树。

后来,宗喀巴大师移居西藏,其母亲常常想念儿子,宗喀巴大师便修书一封,告诉其母在菩提树旁修建一座佛塔,见塔如见人。后人为护塔护树,又修建了大金瓦殿。这既是塔尔寺先有塔后有寺的缘由,也是该树主干包于银塔内的缘由。据说,在塔内,由宗喀巴肚脐滴血而生的那棵菩提树,依然还在生长着,殿外的菩提树便是它古老枝桠的衍生。

渊源流长的历史文化,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绚丽多彩的民俗风情,让点点一家目炫神迷,留连忘返。

离开塔尔寺返回西宁已是中午十二点。此时的西宁城已一改早晨的清冷,温度有所升高。街上来往的行人有穿棉衣的,有穿单衣的,居然还有穿短袖的……青藏高原的气候看来还真是很任性。找了一家小店品尝了当地名吃炕锅羊排,又逛了点点常去购物的曹家寨,筋疲力竭的一家人返回了宾馆。

想到第二天就得和女儿分离,点点妈的情绪渐渐消沉。细心的点点可能感觉到了妈妈情绪的变化, 接下来的时间,懂事的她收起手机,一直在陪爸妈聊天:笑宿舍姐妹的糗事,谈导师授课的风趣,说自己学业上的感悟……点点爸不时指点一二,点点妈就那么一直含笑盯着女儿看,边看边想:女儿如此聪明孝顺,真好!

快乐的时光总是感觉短暂。谈笑风声中,天不知不觉黑了,街上的路灯依次亮了起来。该送点点回宿舍了。一出门,寒气逼人。此时西宁的温度已降至零下。一家三口手拉手,在冷冷的夜里顶风而行。

一想到要把女儿继续留在这天寒地冻,干旱少雨的地方,点点妈的心里竟一片凄凉。那一刻,她甚至有些冲动,想干脆把女儿带回去,重新参加高考,考一所离家近的大学……

距离校园越来越近,夜风里隐隐传来阵阵豪放热烈的歌声。点点解释,这是藏族学生在宿舍楼下的球场里跳锅庄。走近一看,果然如此。只见幽暗的球场中央,一群年轻的身影围成圈,互相牵手,随着音乐载歌载舞,旋转跳跃。虽然没有熊熊燃烧的篝火,但这些满心欢喜的孩子,和谐欢乐的氛围,还是给夜色下寒意深重的西宁增添了不少暖意。

那晚,在目送女儿一步步走进宿舍楼后,没出息的点点妈还是忍不住落泪了。点点爸笑道:“舍不得了?我看这儿就挺好,点点在这里不但学的是自己喜欢的专业,而且能在学习的过程中亲身体验到不同民族的风土人情,多难得呀!重要的是,独在异乡,她还学会了照顾自己,照顾咱们。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如何取舍……点点长大了,懂事了,真好!”

转眼间,从西宁回来已经快一个月了。就在点点妈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点点发来了她在青海湖边拍的照片。照片里,一片五颜六色的经幡前,穿着青花瓷长裙,裹着酒红色披肩的点点,正侧脸眺望远方。远方,是一片碧波万顷的湖面……

那一刻,点点妈只觉时光温婉,醉人心扉。头顶暖阳,岁月静好。

女儿在西宁,爸妈在临汾,彼此牵挂,各自安好,真好!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