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芒种”时节话麦收 黄金铺满地 老少皆弯腰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能源电力

时值“芒种”,又到一年麦收时。《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五月节,谓有芒之种谷可稼种矣”。正是小麦等有芒作物抢收和谷物、豆类作物播种同时开始,也是一年最忙的季节。春争日,夏争时,“争时”即指这个时节的收种农忙。

在老家农村,麦收是与“忙”紧密相连的。农谚云:“黄金铺地,老少弯腰”,这句足以说明麦收时的忙碌。

俗语称农村的孩子早当家。我记得上初中时,在农忙时节,每逢周末都要跟着父母去地里干活。麦收季节的火热体验,在记忆里留下了清晰而永远的印迹。

“芒种”季节还不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但炽热的太阳已使人初尝夏日的威武。在农村,处处你都能感受到阵阵热浪夹杂着麦子地里的土呛味。母亲常常对我们说:麦收季节就是从龙口里夺食,麦子一熟就要赶紧抢收,抢收回来是你的,抢不回来就是老天爷的,麦子不及时收进场,就会爆在地里,再给你来场暴风雨,一切希望就都泡汤了。这也让我从小明白一个哲理:人生的机会稍纵即逝,抓住了就能成功,没有抓住,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收割麦子之前,父亲会将镰刀、叉子、绳子、平车等农具一一备好,同时也要将碾麦场提前备好。麦场是几家合伙准备,轮流使用。几家大人一般趁下场小雨后,用耙子把土划松,撒上一层麦糠后,人站在场子中央,一根长绳牵着牲口拉上石磙子,磙子后面拖着一捆压着泥巴的柳树枝,在场地里来回转圈,反复把场地碾平压实。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芒种”过后,仅几天暴晒,麦子很快便由黄绿转为金黄,整个北方地区由南而北便到处是泛着金黄色的麦浪。于是各家各户男女老少齐上阵,正式开镰收割,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收获高潮。

九十年代的农村,还没有普及收割机,收割麦子靠的就是一双手和手上的镰刀。田地里骄阳高照,炽浪滚滚,金灿灿的麦穗,汇成了金色的海洋。人们头戴草帽,手持镰刀,弯着腰,顺着麦垄奋力一路向前收割,偶尔伸展一下腰板,擦擦脸颊上的汗珠,身后是一排整整齐齐被放倒的麦秆。麦田里,说笑声此起彼伏,割麦时镰刀的“嚓嚓”声,布谷鸟清丽的歌喉在田野上空萦绕,构成一幅农村农忙时节特有的壮丽画面。

十五六岁初涉农活的我却无心享受眼前的风景和丰收的喜悦之情,割麦子是即需要体力又需要技术的活。看着父母麻利地挥舞着镰刀,那一束束麦子应声而倒,我心里着急但手脚笨拙,动作不但慢,而且没多长时间手上就磨起了水泡,稍微一使劲就感觉有阵阵刺痛,同时也难以承受长时间的弯腰导致的腰酸背痛的痛苦,腿上和胳膊上被麦芒扎破沁出血迹,随着汗水漫漫洇染,那种刺痛感,直到现在尚心有余悸。这些都让我真正体会到“割麦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人生滋味。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力、耐力慢慢成长,到十七、八岁时,逐渐学会了些技巧,学会了扎麦腰、挑担子、扛麦捆,俨然已成长为家里主要劳力了。

在一二十天的麦收季节里,整个农村从地里、路上到麦场里,从早到晚到处是忙碌的人们。马车、牛车、人力车来回奔跑,人就像蚂蚁搬家一样,把在不同地段的麦子集中到麦场里,老人和妇女还要把掉在地里的麦穗一一捡回来,尽可能做到颗粒归仓。不几天,平整宽大的麦场中,高高堆起的麦堆就成了一个个隆起的小山丘。

麦子陆续收割完时,麦场上又开始热闹起来。翻麦、碾打、扬场、晾晒,其中扬场是技术活,等有稍微大点的风时,男人们用木锨将麦粒高高扬起,重的麦粒垂直落在跟前,轻的麦糠便被风吹到一侧。麦粒要及时利用好天晒干,只有看着一粒粒饱满丰腴的麦粒安静地躺在耀眼的阳光下时,人们才会轻微喘口气,看着用汗水换来的丰硕收获,那种喜悦感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但那时,农民基本上是靠天吃饭,等老天爷不乐意连着下几天雨,麦粒很快就会发芽,到眼前收获就会大打折扣。

麦子晒干后,还需要选最好的麦子装好袋子,自己和父母一起用平车拉十几里地到县城收购站交公粮,交够公粮留下多少则存入自家的粮仓,作为一家几口一年的口粮。

当饭桌上端来香喷喷、热气腾腾的馒头时,只有付出辛勤汗水的农民才能真正体味其中的甘甜。“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们每个人时刻要“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这不仅仅是提倡节约的理念,更多的是对劳动者的尊重。

随着国家的逐步发展,农村里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祖祖辈辈面向黄土背朝天在土里刨食的历史一去不返。在老家,种麦子的也不多了,更多的农民已离开故土,从事了其他的营生,农村正逐步向城镇化慢慢演变。

我很想再回到那块熟悉的土地上,寻找那份热闹,那份喜悦,那份久违的乡情。(侯马热电公司 郭瑞)

  • 黄河新闻网传媒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临汾拍客 更多>>
热闹非凡的某学校
临汾开发区升级为国家级
新百汇商业广场五线谱
兰州水上公交
公厕遇上“共享纸巾”你怎么看
解放路三中附近停电交通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