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翼城方言中的典故和古音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安希孟

有一种说法,学在民间。我的老家翼城县,鉴往知来、能说会道、舞文弄墨、雕塑剪纸、吹拉弹奏者很多,且高手如林。历史地看,真正的学问都是在民间滋生的。犹如宰相必起于州郡,猛将必发于卒伍。从知识社会学角度看,真正的学问,特别是原创性思想,大致出自民间江湖以远,并非来自庙堂之高。草根一族,草野之民,是文明的丰厚土壤,供养了庙堂之高。

汉语在漫长发展进程中出现分化和统一,产生了无数乡音土语即方言。方言与文言相反,常难以形诸笔墨。方言的形成,有赖多种因素,含社会、历史、地理、气候、物质生活条件,如小农经济、社会分裂、武装割据、人口迁徙、山川阻隔等。历代汉语有形形色色的方言,它们分布的区域很广,犹如伦敦音。不过下层方言与上流社会文言雅语,应当呈交流互动态势。不少俗语可登大雅之堂,也有诗词歌赋雅文中包含大量俚俗语言词句。 历史上,方言俗语又称迩言、俗言、俗谚、直语、鄙语、善言、常语等。方言土语历史悠久,乃初民社会的文化遗存。它们起源于“龙师火帝,鸟官人皇,始制文字,乃服衣裳。”

本文试以读音、音律、音韵、形义审视翼城方言。

我的故乡翼城南常村,“常”,方言念shang,赏也。先秦时,该村救驾有功,得到封赏,故名。包含“尚”而音shang的汉字,如常、赏、裳、绱(shàng,将鞋帮与鞋底缝合:绱鞋,一作“上鞋”,翼城话反而叫chang鞋)。《楚辞·九歌·东君》:“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袁桷(jué,方形的椽子)《甓社湖》:“灵妃夜度霓裳冷,轻折菱花玩月明。”翼城人于是个个是古文字专家。

本村洞子沟,南常村旧景观,念“tong子沟”,古音。包含“同”而发音tong的字很多,如铜、筒、桐、酮、侗、茼、烔、垌、峒、恫、哃,不一而足。读dong的有:硐、侗、垌、峒、胴、恫、烔、戙、峝。洪洞,若读作洪dong,那就是你无知。

翼城方言“颇甚”念“pi甚”,指谓“很”,犹甚极。上古“颇”读“pi”,类如披、皮、疲、陂、铍、怶、秕、彼。疲惫、黄陂、披衣、秛,不读po。杜甫《白水明府舅宅喜雨》:“汤年旱颇甚,今日醉弦歌。”又,诐,bì,辩论。段玉裁注“此诐字正义。皮,剥取兽革也。披,析也。凡从皮之字,皆有分析之意,故诐为辩论也。”读音bi的有彼、佊。

翼城话,“波浪”读po浪,也符合古代读音,类如破、坡、颇、陂、岥。“一条大河波浪宽”,就是“po浪宽”。钹,读bó,器乐,铜质圆形打击乐器,两个圆铜片,中心鼓起,成半球形,正中有孔(出气),穿绸条以持握,两片相击作声。翼城方言念po,类似的有泼、櫇。

雨后天空彩色圆弧彩“虹”,翼城方言读为jiang,盖上古读音也,如江、缸、豇豆,甚至扛、缸、杠、釭、矼、疘、肛门等。

带“工”字读“红”(hong)的也不少,如,虹、汞、内讧、贡、功。“东虹(jiang)鼓擂西虹(jiang)雨”,东边出彩虹,是打雷的兆头;西边出彩虹,预示下雨。

翼城方言,“咸”读作han,如咸菜念“han菜”是对的,包含“咸”而读作han的,如喊、憾、嵅、撼。

翼城土话把砖瓦房屋的阁楼叫“房(pang)上”,富人大户储藏粮食之所。房,上古读音为pang。读音接近的有膀、螃、磅、滂、蒡、耪、嗙、嫎、雱、鰟。读bang的有榜、磅、镑、傍、膀、塝、谤、搒、牓、艕。pang、fang,都是唇齿音,读音接近,如阿房宫(e pang gong)。

柜,放衣服的柜子,翼城方言读作ju,包含“巨”而读作ju的,如距、拒、炬、矩、苣、钜。

乡俗,土语叫乡xu。俗,xu,从谷,带谷的字念yu的,如富裕、洗浴、欲望、峪等。老家方言里其实不少是古音。

翼城方言,“逮捕”叫di pu,而不是dai bu。“逮”念作di的, 还有棣。类似带“甫”读音pu的还有浦、铺、蒲、莆;读音bu的有簿、逋、簿、哺;读音为fu的有傅、辅、敷、甫、尃、黼等。

解惑,读“xie惑”,就是理解。“解(xie)惑不开”,就是理解不了。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xie huo)”也。解事,念xie,古代指“释疑”“解惑”,通晓事理。小孩懂事叫解(xie)事。

原标题:翼城方言中的典故和古音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