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热电:敲煤小记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能源电力

伴随着国庆节假日的结束,2018年的雨季也缓缓收入尾声,但每每回想起来雨季工作的种种,还是让人有无法言说的“苦痛”。作为一名机炉巡检,每逢夏季雨水充沛的季节,最令人头疼的工作莫属敲煤了。每每想起给煤间的高温、湿粘的煤泥和沉重、笨拙的铁锤,心情就变得异常沉重。

尤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班,#2机DCS负荷曲线显示,10分钟后负荷达到240MW。随着主值下令启动#2磨煤机,锅炉巡检赶赴就地进行检查,开暖风暖磨,点击启动,一气呵成。然后“重点”就来了。4号给煤机加了转速,给煤量却不升反降。监盘的副值有些无奈的说道:“4号!”,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一个词,巡检们立即会意,二话不说戴好帽子拿着大锤跑去现场。一如既往,就像刚刚从给煤机间敲煤回来抱怨的人不是自己。

与此同时,完成磨煤机启动检查的锅炉巡检很自觉的来到给煤机间,一起查看堵煤情况。由于连续几天的阴雨,煤的水份十分大,尽管作为“敲煤专家”的锅炉巡检位置判断正确,敲打节奏完美,力气也越来越大。但是就像电影里面的工夫揉面,震起的只是工具上的一点浮粉,和成一团的煤泥反而越加紧密、结实。

两人不甘的围着给煤机团团转,将给煤机运行方式调整为就地后,就顾不得震得发麻的虎口,抹去了流进眼睛的汗水,勉强自己一次又一次得再多用一点力。但,给煤机皮带上还是丝毫不见一丝煤的踪影。

就在俩人垂头丧气地往回走的时候,主控室内电气巡检跑了出来,“1号,先处理1号”。于是乎,换了个位置,再次重复刚刚经历的:判断位置、敲打、使劲敲打、再敲打、切换运行方式,抹一把汗、深呼吸几口、拼命敲打。“没有、没有、还是没有,就不下煤。应该也是堵死了。”结果还是一样让人丧气、让人有心无力。

晚高峰来临了,主汽压力坚定不移得下降着,无法维持。值班负责人及时汇报值长,联系专工,将负荷限到了210MW,随后停运二号磨,紧急处理4号给煤机。

为了尽量降低影响,维护的师傅们立即将#4给煤机人孔门打开,用铁铲和撬棍,把粘在落煤口的煤掏了出来。看着那块瓷实的都反射出黑亮光芒的煤团,所有人哭笑不得。20分钟后4号给煤机处理完毕,检查无误。随即启动#2磨煤机停运#1磨煤机,对#1给煤机进行处理,直至全部结束。

“启#1磨,准备带高负荷。”随着值长的下令,大家都暗暗捏了把汗。果不其然#4给煤机又开始了时有时无的“把戏”。两个巡检来到就地处理,因为刚刚处理过落煤管,所以一锤子下去还有那么一两块还没抱紧的煤团,抵不过自身重力摔下来。就这么有一块没一块掉着,直到落煤管又来了那么一大团让人徒呼奈何的煤团。和上面一样,为给煤机“清肠”的师傅又来了一次紧急救助,然后祈祷它可以“挺住”。

作为一名雨季的机炉巡检,“坐能调整运行,起能敲下堵煤”成了新的基本要求。三台磨都起来了,发出酣畅的轰鸣声听起来是那么悦耳。此刻,看着上涨的负荷曲线,室外逐渐亮起的星点灯光,想着想着身上的煤粉和汗渍汇成的“随笔画”都像化成了一张张笑脸。

回想起那一段时光的“苦痛”种种,想着夜晚万家灯火、霓虹绚烂,回家的人打开电视、沐浴着热水澡、去厨房煎炸烹煮、他们应该都是微笑着的吧。这也是我们存在意义与价值,“痛”并快乐着!(高帅 刘祺)

  • 黄河新闻网传媒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临汾拍客 更多>>
兵站路流动摊贩不守规矩
环境卫生整治——城市保姆
绿化带中烧纸祭奠先祖烧死小草的行为令人不齿
临汾拍客:全域旅游曲沃旅游景点知几多@老枪
临汾街头“大棚房”广告
为修路而毁树实不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