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情系荠菜酸浆面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岳子云

又到了大雪节气,今年也不例外,妻子从集贸市场买了些荠菜回来,准备渥一些荠菜酸浆水。我从小虽在晋北出生长大,环境和生活习性改变了我,在晋南工作生活了三十余年了,晋南人大都在春、冬天气凉爽季节备一些荠菜酸浆水,我也喜好这一口浆水酸菜面。

荠菜又名地菜,晋南有些地方也叫“捻芥”。据资料介绍和当地百姓说,其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都很高,具有和脾、利水、止血、明目的功效。荠菜食用方法各种各样,浅冬春初较常见。

荠菜属十字花科,生草本植物。生长于田野、路边及庭园,尤多见于麦田里,嫩时食用。荠菜性喜温和但耐寒力强,只要有足够的阳光,土壤不太干燥,荠菜都可以生长;荠菜高三四十公分,莲座状、叶羽状分裂,叶片有毛,侧径环抱,边缘锯齿。

荠菜酸浆水的制作方法很简单。过去,农家百姓都是在麦田里自己挑一些,现在城里人想吃就到集贸市场花几块钱买荠菜,也有做好的现成的带包装的酸浆水。妻子做菜炊餐自然是一把好手,做这些自然难不倒她的。只见妻子把买回来的荠菜挨个摘捡干净,去掉发黄的老叶子,掐掉根须,摘捡荠菜是个功夫活,需要耐心,因为荠菜个头本来就小,又是环抱簇生,叶叶齿连,径径缠绕,如不细致,很难摘捡干净。

捡好了的荠菜洗净沥水,等晌午吃完捞面条饭后,滤过残留的面渣,把面汤留下放凉备用。妻子麻利地把荠菜切碎放进洗干净的玻璃罐子或别的器物里,压实倒进面汤,拧紧罐口,放在暖气好或阳光直射的地方,过四、五天打开盖子一股酸味直窜鼻子,汤水变的清亮,一罐(坛)酸浆水就算制作成功了。

制作酸浆水虽不算什么精细活,但也要注意装菜前的坛坛罐罐一定干净不能有油腻的;发酵时,温度要高要合适;酸脆合适时,要及时放置在阴凉的地方,阻止其由于温度过高,发酵时间过长而酸的过度;炖炒舀酸浆水时还要小心汤勺同样不能沾带油水荤晕;否则会使浆水发粘坏掉。

吃荠菜酸浆面,曲沃人也叫酵(jue)水(fu)面,和豆腐是最好的搭配,切蒜片,备好红辣椒,花椒粒,肉末,油烧热炝锅,肉末炒至金黄,下粒状豆腐爆炒,再舀几勺荠菜浆水放炒瓢里煮沸翻滚几下,酸浆面条的臊子就做好了。妻子的手擀面也是拿手的,大案板和长长的擀面杖,在她的手中,犹如杂耍般灵活,“哐、哐”声响间,既薄又宽还劲道的手擀面条就做好了。

水开、下面、捞碗里,浇上酵(jue)水(fu),一碗热气腾腾的荠菜酸浆面上桌后,我拌上喜好的油泼辣子,顾不得搅匀,一碗酸爽脆生的面条就下肚了,一抹额头间的微沁汗珠,一点舌尖上的酣畅回甘,留下的是满满的痛快和溜溜的肚圆。趁着肚子里热烙劲,再歇个晌,睡上一个午觉,吃肉喝酒比不了这个快意劲。

四十年前,我们常常是吃不饱,饿得慌,吃荠菜也好,挖苦菜也罢,是无奈之举,口粮严重不足,挖些野菜充饥。四十年后的现在,改革开放的好日子,我们往往是好吃好喝成了家常便饭,肚子油水多了,自然想起了儿时的记忆,舌尖上的味蕾勾唤清爽的眷恋,偶尔吃碗酸浆面,偶或烩一碗清苦菜,便是上好的解馋的佳肴啰!

想想我们相依相伴结婚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细细品味这个“珍珠婚”,过往令我心潮澎湃。“一生守候”不是一句简单而苍白的山盟海誓,而是无数个平淡的日子同舟共济,相濡以沫。三十多年,一万九百五十多个日日夜夜,三万二千八百五十顿餐餐饭菜,想想我挑剔的口味,为妻是多么的辛苦和不易吆。

回头望望,仿佛拉动了我长长的感动的焦距,结婚三十年,弹指一挥间,珍惜我们的现在吧,人生伴侣。一碗荠菜酸浆面,虽然简单,没有妻子悉心的烹佐,离开妻子细致的调理,也不是随随便便想吃就能吃到的,谢谢你,老婆,辛苦啦!如斯的三十年。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