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交里桥饸饹面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郭瑞

饸饹面是北方最常见的一种面食。其制作方法独特,传统的做法是用一种木头做的“床子”,架在锅台上,把和好的面塞入饸饹床子带眼儿的空腔里,人坐在饸饹床子的木柄上使劲压,巧妙利用杠杆远离,将饸饹直接压入烧沸的锅内,等水开后,捞出浇上事先做好的“臊子”,就可以吃了。各地制作方法大同小异,现在的工艺水准比以前已大大改善。

晋都曲沃县交里桥饸饹面是一个典型代表,交里桥为清康熙九年(公元1610年)在交里村旁修建的一座七孔石拱桥,古时定期举行庙会,四邻八处商贾百姓集于此地,热闹非凡。或许其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之便,使得它光彩百焕,经久不衰。生在长在晋都的一代代曲沃人,都吃过饸饹面,都知道交里桥饸饹面好吃。

从我记事起,饸饹面就是天下最好的美食。常听村里人讲,在我三五岁时,偏爱男孩的爷爷就常带我光顾面馆,一老一少,一前一后缓慢行走在弯弯的乡间土路上,那时不记事,印象不深。初中上学时,学校就在交里桥饸饹面馆斜对面,那时是国营形式,饭馆里有专做烧饼的老侯、盛面的小胖,和面的记不清名字了,都挺胖。那时我认为他们是最幸福的人。我们每天走学,遇到雨雪恶劣天气,大人就会交待中午不用回来了,花上两毛钱去吃碗饸饹面吧,不知什么原因,至今我都特别喜欢雨雪天气。

圆润滑溜,绵软而不失韧劲的细长面条, 热气腾腾地躺在汤香四溢的大碗里,金玉精黄、肥瘦相间的小肉片,衬以鲜绿的菠菜或韭菜叶,烩着这面香、肉香、菜香,使得我那很少见荤的胃口很难平静下来,味觉神经是那样的灵敏,未及拿筷子,早已涎水盈口。

一碗面对于半大男孩一般不够吃, 我们会从家里带着个头很大的玉米面或玉米小麦混成的二面馍馍,白面的也有,少。吃完面后,把馍馍掰成小块堆放在碗里,然后小心翼翼、恭恭敬敬地端给捞面的小胖师傅让他给加点热面汤,我清楚地记着,有时胖师傅额外会加两小勺肉汤,真是意外惊喜,那时不会说谢谢二字,但这个情景一直清晰地印在脑海里,有时莫名的会落泪,这可能是面食之外的另一种情结了。

在家乡,饸饹面馆随处可见,它价格低廉,亲近百姓,主食、蔬菜一碗囊括,快捷便利,难怪它穿过漫长岁月的守候,从来没有离开过这片古老的土地。当今,亲友叙旧,家庭聚餐,或工作繁忙不想做饭,三两结队,五六成群,在简洁却充满情感的氛围里,谈笑聊天,放松心情,一碗饸饹面便有着家一样的温情。

我在南方北方都待过,各地都有不同的特色美食,但没有一样东西能替代交里桥饸饹面的味道,这种难以言喻的情怀经过在外二十多年的沉淀,越来越浓烈,越来越深沉。

一碗曲沃交里桥饸饹面里,包含着晋都人民的勤劳和智慧,折射着晋都人民的淳朴和精神,凝结着晋都人民的感情和亲情,也牵挂着身居他乡游子的心。(侯马热电)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