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童年的“爆米花”渐渐消失在记忆中

在这即将年关的寒冬腊月,除夕临近,乡村街头一声“炮响”,我们再觅儿时记忆。山西襄汾李跃奎,家住德西毛,土生土长的老农民,如今已近六十花甲之年。膝下育有二男一女,两个儿子早已成家立业,闺女也改嫁邻村。现在的李跃奎,可谓大事已办,儿孙满堂。整日心情舒畅、安享天伦之乐……

2005年至2010年间,李跃奎曾经北漂经商,在京烙过烧饼,贩卖水果、干过装修零活等等。为了生计曾经也是四处奔波。因为早些年,他看见每年冬季,崩爆米花的生意还挺红火,在村里跟随一位爆米花的师傅请教过爆米花的技艺,于是就不惜重金买了一个外型如“炮弹”似的崩爆米花锅子,计划做爆米花生意。(图为丰收的新玉米粒)

买下爆米花锅子后,还没开始崩锅,因赶上大儿子宾宾北京烧饼摊生意忙碌,于是就上京帮忙,这爆米花锅子一直在家闲置多年,无人打理。(图为李跃奎正在把玉米粒装进爆米花锅子内)

俗话说,高手在民间!我们西毛村六队,可谓人才济济,能人辈出,儿孙满堂的李跃奎如今闲来无事,把盖满灰尘的爆米花锅子重新收拾起来,不往远处跑,就支在自家家门口,备好了炉具,燃料,锅内装上玉米粒,开始生火烧锅!爆米花这就开始喽!(图为李跃奎正在给锅子加温)

五分钟后,随着一声“砰”的“炮响”,周边的邻居全都震了出来,甚至路人也不请自到。上到七旬老者,下到三岁孩童,都被这爆米花出锅时冒出的一团香气所吸引,真是闻香驻足,刚出锅的爆米花先让大家免费品尝。(图为年轻的毛自勇也学习爆米花技艺)

大家边品尝边议论,扑鼻的香味沁人心肺,当然大家伙也不是白吃的,吃了提点宝贵意见,有的说加点白糖,有的说加点奶油,还有的说用黄豆或者大米也能崩锅等等,大家七嘴八舌,李跃奎对宝贵意见当然虚心接受,博采众长。(图为给爆米花锅子加温的手动鼓风机和炭火炉)

围观的人们越来越多,人越多就越招人,用北京方言,叫扎堆子,买东西喜欢扎堆子,这是人之常情。吃着又香又甜的爆米花,品尝过的邻居们直接跑回家,很快端出一盆自家的玉米粒,让李师傅也给崩一锅。五分钟后,“砰”的一声,又一锅爆米花出锅啦!(图为李师傅正在给爆米花锅子加固)

李师傅说都是近邻不收钱,可邻居也不能白让李师傅崩呀!李师傅贴上功夫不说,煤炭燃料也不是白来的呀!干脆崩一锅5元,生意这就开始啦!

李师傅说,爆米花关键要掌握好火候,而且从玉米粒装进锅中开始加温,不能停,锅子得不停地转动,基本就是五分钟一锅,时间就是金钱,崩爆米花的人越来越多,还得排队,李师傅休息吃饭,人停锅不停。李师傅休息间隙,别人来帮忙加火烧锅。(图为李师傅正在开锅)

大家吃得不仅是爆米花,更是一种气氛,吃的更是童年时期满满的回忆。这样的场景在城市中已经很少见了,似乎即将消亡,高科技的时代已经用电锅子取代了这种原始的爆米花流程。李师傅忙碌时一天到晚不能停,能崩200锅,真是人停锅不停。

有的不至崩一锅,马上就是大年正月,为了招待客人,爆米花也可作为乡村待客的果盘品种之一,有的崩一袋子跑回家。准备正月待客备用。

大家吃得不仅是爆米花,更是一种气氛,吃的那是童年时期满满的回忆。这样的场景在城市中已经很少见了,似乎即将消亡,高科技的时代已经用电锅子取代了这种原始的爆米花流程。作为乡村老手艺人,传承的也是一种“铁匠精神”。那是几代人的回忆,如今的60后、70后、80后甚至90后的人们,看到这样的场景,难道不会勾起你童年时期在抢吃爆米花的美好回忆吗?(张亮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