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那款熟悉的爆米花机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岳子云

一个冬天,两个年头了,春分已过,都快数七九了,新田才幸遇这一场刚好能覆盖地面的轻柔初雪,气温骤降,西北风刺耳,有点冷、有点冬的寒意。广场徒步,我偶遇西北角一隅斑驳的雪地里那一炉炭火;那熟悉而黝黑的爆米花机;那佝偻的、脸上挂满了岁月痕迹的老大爷。

我不由的放缓了脚步,不自觉地走进这一小片斑驳的雪地,走进了那一炉熊熊的炭火,我更是不经意地拿出手机,拍下了那个曾经熟悉而又稀有的爆米花机……

恍惚间,我的记忆又回到我的童年旧岁,雪地冰冷,伫立回望,我情不自禁地买了那个老人的那一袋爆米花。算是对爆米花老人过年劳作的滴水敬意;因为我的父亲为了生活也曾卖过爆米花。

四十年前,父亲一手托着八口人的家,一手参加人民公社化的大生产运动。唯生维计,爹的两个外甥看见爹的生活窘迫,劳作茹苦,他们兄弟俩心疼舅舅,给我爹买了一个爆米花机器,转动是手摇的,火力要靠手拉风箱去带动,生产队不催促出工时、大风大雨时、冬季农闲时,瘦弱文静的父亲便用一辆除了铃铛不响,其它都响的破旧自行车,一边挂着风箱,一边捆着爆米花机,推着走进三乡八里,披星戴月,风来雨去,运气好的话挣个三五毛零花钱,大多时侯往往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爹的辛苦和沮丧,幼儿的我烙印难抺。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