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藏在“糊涂饭”里的爱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杭一卓

自从我上了大学,家中就多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假期中,点点全权负责家中打扫卫生以及准备晚餐的工作。原因是爸妈要上班,没时间,只有我“闲”着,不能太无聊。

幸好我闲来无事时喜欢在网上搜罗些美味小吃,关键时刻还有几手拿得出来的绝活,比如《红楼梦》中秦可卿最爱吃的枣泥山药糕,还有美味暖胃又减肥的玉米排骨汤……虽然没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厨神”境界,但也不至于在厨房中露怯,每次新菜上桌,爸妈都会给予我特别夸张的表扬,尤其是老妈,总会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广而告知”,炫耀自家姑娘温柔贤惠、上得厅堂,也下得厨房。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不过,子女再出色,也有像爹妈的时候。我在遗传老爸喜爱钻研,老妈勤俭持家的优良品德时,也一并继承了他俩大事精明,小事糊涂的坏习惯,于是,某一天,就有了这碗让人啼笑皆非的“糊涂饭”。

那天的晚饭,是老爸用微信“遥控”点的餐:皮蛋瘦肉粥。

简单!不就是煮一锅加了皮蛋和瘦肉的咸粥嘛!得到指示后,我第一时间从冰箱里拿出鸡胸肉解冻,(因为老妈减肥,已经正式宣布“戒”猪肉了。)然后又下楼去超市买了皮蛋、葱等配料。

我先将鸡胸肉切成了小块,用盐、姜、葱、料酒、耗油、生抽等腌制一下,没料到这鸡胸肉解冻的也太彻底了,切的时候已经软趴趴的,费了好大功夫才处理好,当我好不容易和鸡胸肉较完劲,开始处理皮蛋时又傻了眼,在楼下买菜时一心想着怎么腌肉,没问清哪个是皮蛋,错将一袋子咸蛋当作皮蛋提溜了回来,眼看爸妈快下班了,再买肯定来不及了,干脆硬着头皮把咸蛋剁剁和肉,米,还有切碎的葱花一起丢进高压锅里,再加上稍许调味料开始煮。当然了,因为这次要煮的是“粥”,不是平常的老爸爱喝的稀米汤,所以,淘米时,我特意估摸着多放了些大米。

虽然食材准备得有些差强人意,但想象一下,等晚上七点,披着一身寒意的老爸老妈下班回家,此时,我已将家收拾得一尘不染,餐桌擦得锃亮,餐具摆放齐整,室内还播放着淡淡的轻音乐……多么美好的时刻,就等爸妈洗手就座,我再把高压锅打开,盛上质地黏稠、口感顺滑、美味营养的皮蛋瘦肉粥,然后,爸妈眼前一亮,频频点头称赞……届时,幸福的气氛将因闺女的勤劳能干推向一个小高潮!

就这样,时间在我愉快的畅想中一分一秒的消逝。接下来,一切按部就班,高压锅煮粥的功夫,我勤快地拖地擦家洗碗,等一切就绪,爸妈也回来了,一家三口开开心心地围桌而坐,在爸妈满含期待的关注下,我信心满满地打开了高压锅盖,结果,天哪,呈现在眼前的居然是一锅稠到极致,半干未干的“糊涂饭”!

唉,理想需要“骨感”些,但这次现实也恁“丰满”了!

老妈很失望的收起了准备拍照发朋友圈的手机,老爸用勺子一搅,下了结论:“水放少了,米放多了。”

难道一顿好好的晚餐,就被我这样稀里糊涂的毁了?就在我发愁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时,爸妈已经将饭盛在碗里,开始品尝这意料之外的“糊涂饭”了。

“嗯,虽然放的不是皮蛋,但咸淡适中,味道还行!”爸爸边吃边提出非常中肯的表扬。

“菜和米一起焖饭,省时又省力,和我们小时候吃的‘搅团’还有点像。”妈妈也频频点头。

“不过,点点呀,”就在这时,爸爸抬头“转折”了一下情节,“以后再焖饭或者做皮蛋瘦肉粥时,应该把里面的蒜苗换成葱,味道会更柔和一些。”

“蒜苗?我明明放的就是葱!”我赶紧反驳。

“是葱吗?”老妈起身去厨房里验证。很快,她提着一根疑似大葱的东西出来大惊小怪地“现身说法”。“天哪,都上大二了,竟然分不清葱和蒜苗!记住,蒜苗的叶子是扁的,大葱的叶子是筒状的。下次别买错了!”

我一时啼笑皆非。

最后,在爸妈嬉笑说教和我不断的插科打浑中,一锅“糊涂饭”被一家人嘻嘻哈哈吃得干干净净。

转眼前,开学已经半个月了。当我在千里之外的大学开始自己紧张的学习生活时,还是会常常想起寒假里给爸妈做的那顿“糊涂饭”。想着想着,就会忍不住笑。原本是生活中一次偶尔为之的失误,现在想来,倒品味出一种人生中颇可珍重的情趣。我由此还想起一句话,“每个人的胃都连着心,因此爱他最好的表现就是为他洗手煮羹汤,这样你就能在满足他的胃的同时暖了他的心。”冲着这句话,以后放假回家,我还要承包我家的厨房,做些自己在网上学的美食,等着爸妈回家一起分享。

因为,在一个家里,能为真正爱你,包容你的亲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并让他们因此而开心满足,实在是感觉太幸福了!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