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母亲包的糯米粽让我百吃不厌 那是思念的味道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吕志超

沐浴着五月的细雨,品味香甜的粽子,不觉中一年的传统佳节端午又到了,依照当地民俗,我们除了摆放艾蒿,系五色线,戴香包外,更重要的是吃粽子,每当端午节来临,漫步街头,似乎到处散发一股热气腾腾的粽子香,那是一种熟悉的味道,一种浓浓思念的味道,而母亲亲手包的糯米棕,那清香的粽叶,悠悠的米香,总是让我百吃不厌,每当此时,母亲那忙碌的身影又浮现我的眼前,虽然包粽子繁琐又细致,但母亲每年总不厌其烦的给我们包。

每年端午节前一天,母亲把洗好的糯米、粽叶和红枣放在一起,她先将粽叶三分之一处折成漏斗状,将调制好的糯米用汤匙一点一点地放进‘漏斗’里,再往里放两颗红枣后将粽叶对折用绳子捆好,一个粽子包好了,照这样不一会一口大锅便放满了几十个粽子。接下来就是将盛粽子的大锅添满水后放到火炉子上煮,大概到七八成熟的时候,将火炉封严后让锅内温度保持在三十度左右即可。

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通常用的都是煤球炉子,或是柴火炉,随着生活的改变,煤球炉早已被电磁炉、电锅所代替,煮粽子的时间也缩短了很多。经过一夜漫长的等待,第二天一早,整个屋子已飘满的浓浓的棕香,走到炉前,来不及等到它冷却,从锅中拿出两三个剥去粽叶放到碗里在撒上些白糖,用筷子搅拌均匀,吃到嘴里便觉得芳香四溢,口舌生津,唇齿飘香,现在想想都流口水。

也许是母亲包的粽子太香了吧,以至于让路人都闻香而来。记得那一年的端午节,一位中年人从家门口路过,闻到了粽子香,于是便走了进来,因为他不是本地人,又正好赶上了端午,本想带几个带给家人尝尝,却难于表达,但热心的母亲直接拿了个袋子给他装了几个,那位中年人在连声道谢后转身离去。

粽子飘香时节,母亲不仅让我们过了嘴瘾,解了馋,还满足了那位异乡人在端午节吃粽子的心愿。

端午还是端午,粽子还是那样清秀。如今的粽子种类繁多,肉的素的,五花八门,真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出的。

但我还是喜欢吃母亲包的糯米粽,那白得玉一样的糯米,那红得透出光泽的枣子,那青绿飘香的粽叶。

然而因为工作,或许又错过了。但那历久弥坚的香,将会一直留在我心间。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