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乡村调解员的秘密:记乡宁县西交口乡司法调委会主任刘启龙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临汾新闻

文/韩和平

编者按】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务事自古至今看来就是个麻烦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说不清讲不容,但又不容“糊涂”,糊涂必将酿成大祸。

在吕梁山南端的大山深处,一个偏僻闭塞贫穷落后的小乡,至少两代村民熟知一个身穿执法公服的中年人经常出没在田间地头、村庄院落,老一辈小一辈统称他——老刘。

老刘,叫刘启龙,是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西交口乡司法所调解委员会主任。1980年被公社选用为社办人员,同时兼任所在大队会计,1986年因工作需要,被公社任命为司法办主任至今。30多年过去了,公社改制成了乡政府,书记、乡长换了一批又一批,同事走了一个又一个,而他仍然还是一名没有纳入公务员序列的乡办人员,人们私下都叫他“傻主任”。

他清楚但“装”糊涂,依然默默地从事着司法、综治、民调、法律服务、社区矫正工作。风雨三十载,真情三十载,调解千家事,温暖万人心。充分发挥人民调解工作第一道防线作用,调解矛盾纠纷有一种韧劲儿,敢抓敢管,不解决问题不罢休。

特别是对那些濒临激化,一触即发的矛盾纠纷,更是闻风而上,防止激化,积极化解了各类矛盾纠纷问题。在他的带领下,紧密配合乡党委政府中心工作,开展了一系列有效的预防管理工作,维护了一方社会安定、稳定,有力地促进了全乡经济建设。他的调解之路是如何一步步走过来的呢?

他认为:熟悉案情 理顺调解思路是做好调解工作的关键

因西交口乡土地辽阔,村庄偏小,居住分散,管理不便其特点。经他和乡政府多次协商,组建了16个村民调委会(企业调委会1个),每个调委会有3人组成,配备专职调解员1人,每个自然村设立联络员1人,全乡参与人民调解工作人数158人,形成了良好的法律网络。

村级人民调解委员会是维护农村安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的一支最关键的队伍,配齐、配强、配足这支队伍,比任何工作都来得重要。刘主任始终把阵地占领作为首要任务来抓,无论多忙法律服务都要走在前面,多年来把建立村级人民调解工作委员会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在实际工作中,真正做到了组织保障,阵地保障,人员保障,制度保障,经费保障。

在他的主导下:一是狠抓调解队伍建设,在乡调解中心统一调配下,结合各村实际,建立由乡调解中心,村调解委员会、矛盾调解信息员和村级联络员一体的三级调解网络体系,鉴于村庄分散,人口疏散的特点,在每个村民小组中建立矛盾调解小组,配备义务调解信息员,做到了纠纷矛盾随时化解。

二是由他具体负责,专门制定了调解工作制度、信息反馈制度、学习制度,配备工作日志本、调解记录本、学习笔记本和来电、来信、来访登记表。随着信息化的到来,建立了全乡法律微信群。同时,建立调解办理制度,认真接待村民的来信、来访、来电,定期矛盾排查,每月20日定时召开矛盾信息调解排查例会,集中解决群众反映较为突出的问题。通过各项措施的制定和实施,规范全乡调解工作行为,提升全乡调解工作水平,为顺利开展调解工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三是他协调乡政府部署由各村委主任亲自担任调解委员会主任,加大对村中矛盾纠纷的调处力度,负责协调、处理全村重大的、疑难的矛盾纠纷。调解员都选用了各村委最高学历、具有一定文化水平和说服力、群众中威望高和具有一定的法律知识,作风正派,工作责任心强,热心为群众办事和热爱调解工作得高素质人员。调解队伍成为了化解当地社会矛盾、宣传社会主义法制、维护基层社会稳定的一支“特种部队”,也成了战胜邪恶势力的一支利剑。真正做到了“小事不出组,大事不出村”。远离乡政府的桑坪村委老支书燕春太说“自从有了调解队,歪门邪道全撤退。”

他要求:态度和蔼 把握调解主动权是调解的前提

刘主任始终坚持“预防为主、调处结合”工作方针,建立集中排查和分散排查相结合、重点排查和全面排查相结合的纠纷排查机制,抓住要害部位、关键环节、主要矛盾,进行矛盾纠纷排查,切实把工作做早、做实、做细。

通过排查做到三个“心中有数”,即对过去排查出来的未解决的矛盾纠纷心中有数;对本次排查出来的矛盾纠纷及时解决情况心中有数;对可能影响本乡稳定的重大、复杂、疑难纠纷心中有数。在排调中,对于排查出来的一般矛盾纠纷和问题隐患,定人员、定措施、定期限,把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

对于排查出来的重大、疑难、复杂矛盾纠纷,严格落实领导包案制度和各项稳控措施,协调有关部门密切配合,集中力量调处解决。把矛盾纠纷及时消除在基层,防止和避免因排查、调处不及时导致矛盾激化或诱发新问题,严控信访案件的发生和矛盾激化。

比如土门塔村委前于家坡村,男女老少30余名村民齐集乡政府院内,反映华宁焦煤有限公司井下作业导致全村地面开裂下陷所造成的一系列问题,要求乡党委、政府予以解决。当时正逢秋雨连绵的季节,事情如若拖延,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将遭受严重威胁。

司法所全体人员在他的组织下,亲自接待来访群众,安抚村民情绪,了解村民诉求。随后乡党委立即召开党政联席会议进行研究,同时成立了协调小组,由他担当先锋,和前于家坡村村民选出的5名代表及村委干部马耀龙共同参与协商解决此事。

由于群众法律意识淡薄,第二天早上9时许,前于家坡村30余名村民将华宁公司办公楼围堵。他获悉情况后,没有拖延、没有回避,立刻赶赴现场进行处置。由于处置及时,方法得当,把一起极有可能发生的群体性冲突事件消弭于无形。

之后,协调组多次进村入户与村民面对面交流,在村组调解员的协助下,耐心细致的做好群众思想工作,稳定群众情绪,同时与企业进行交涉,最终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由企业负责,派出工队于次日入村对全村70余间住房进行维修加固,按照村民受损耕地面积为村民另行复垦,并对村民所受损失,按照上级相关政策以每亩170元的价格,一次性补偿村民三年损失,共计195381元。达到了群众满意,企业满意。

与此同时,在预防打击犯罪分子的时候,绝不放松社区内的矫正、安置和帮教工作,对累计23名矫正人员,配合家属,定期登门走访,随时周边抽查,使每个矫正人员都能做到按时报到,准时参加学习,认真记录笔记,定时汇报情况,近年又建立了手机定位跟踪,从未出现一个脱管、漏管现象,而且要求他们在重大节日、重点时段微信报告制度,有效地控制了他们的行踪。

在扫黑除恶专项活动中,南营村委35岁的张冬冬,此前因非法占用农用地判缓刑一年,家中经济条件比较好村民议论说“东东家不差钱,判缓刑就是走个形式,司法所能管得了他?”面对这种情况,他毅然而然地遵守管教制度,与冬冬单独交谈、交心,以情推理,以理动情,以法动心,并和他的亲朋好友建立了一个微信群,同心协力,齐抓共管,经过一个多月的帮教,该同志一改过去的纨绔习气,遵纪守法,积极参加劳动。而且在全乡严打非法开采行动中,勇敢站出来检举揭发一桩稷山化峪镇人在辖区内非法采矿的取证、勘察工作,收到了当地党委的表彰。也改变了人们过去的看法,2019年5月期满解教,但他坚决不退矫正群,并积极配合司法所开展普法教育,用自身行动教育周边群众,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教育效果。

他清楚: 遵循法定程序 是做好调解准备工作的必由之路

《人民调解法》的颁布实施,是人民调解工作的一件大事。刘主任把学习、宣传和贯彻《人民调解法》作为当前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以《人民调解法》为基础的普法宣传纳入工作计划,结合本地实际,在乡综治办、司法所的指导下,充分利用广播、标语、宣传栏等载体广泛开展有针对性普法宣传教育。

一是印发1000余份法律知识小册子到各家各户,加深村民对新条例和法律知识的认识。

二是专门购买法律相关知识的书籍存放在农家书屋,以便村民借阅。

三是在宣传栏开辟法律知识专栏,及时宣传打击犯罪行动中取得的重大战果、破获的典型案件和涌现出来的典型事迹。

四是突出普法的针对性,专门聘请县司法局卢文棣、常华等人对全乡人民调解员开展《人民调解法》专题培训,确保参加人员,确保培训时间,确保培训质量,使广大人民调解员熟悉和掌握了该法的立法精神和基本内容,提高人民调解员的业务素质。

对于村“两委”干部,主要宣传刑法、土地管理法、行政许可法的有关规定,引导村“两委”干部运用法律手段管理基层事务,提高农村社会法治化管理水平;

对于在校学生,主要宣传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从小树立青少年遵纪守法的法律意识;

对于广大村民,主要以宣传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婚姻法、继承法、土地承包法等法律法规,让村民学法、知法、用法、守法,努力提高自身的法律素质,为构建富裕文明、和谐稳定新农村夯实基础。

如:元头村委中元头村关于于耀东阻拦移动塔占地一事的调解,颇费周折。起因是这样的:移动公司2013年冬季确定在元头村委建一个移动信号塔,经村委同意为解决元头村民手机信号接收困难的问题,就把铁塔位置确定到村委修学校占用于昌家耕地边剩余的一小部分处,因原修学校时村委同于昌家写有占地协议,再没有同于耀东协商占地之事(于耀东是于昌家儿子),就开始施工了,在工程建塔中,于耀东就把建塔的工程给阻拦了,不让工队干活;其理由是:父亲于昌家已去世,母亲外出没有给儿子于耀东说过村委建学校占地已签过协议之事;于耀东认为就是有签的协议也是他父亲病已重,村干部混扰了他父亲给签的名,不认可协议的真实性。

经村干部多次说合、协调就是不接受,直到铁塔基本建成,于耀东还未与村委达成协议,再不让移动公司干剩余工程,2014年3月25日于耀东就此事,申请到司法所给予处理。刘主任受理此案后,就多方查找相关证据,查阅村委会议记录、走访知情的相关人员,并与西坡的人民陪审员贺玉杰同志联系找到于耀东的舅舅和于耀东母亲,共同在西坡桥东旅馆就此事作以协商未果。

2015年于耀东有上访到地、县两级,经上级来人调查和他们多次说合,提出处理意见,于耀东并不接受。2016年又上访到省信访局,返回当地处理。后经他多次同于耀东的舅舅、母亲、继父单方做思想工作,先后几十次协商让村委多做让步。其次再同于耀东单方交谈,并通过于耀东的好友、同学劝阻、讲解。社会舆论为了元头全村村民手机信号得到畅通快速连接,从大局出发,总之经过几年多百余次的反复说合,终于使三方达成了协议,铁塔公司每年给于耀东支付占地费2500元,一次性支付十一年,计27500元到2024年12月30日为止。

经过这一次案件的调解,他说:感觉人民调解工作要有一个持久的耐心,要有再说不烦的忍心,要有多方开导的信心,还要有一定的诚信,并且要有解决不了誓不罢休的决心。古人常言道“只要你用功,铁棒磨成针。”就是说事情办不好,是你下的功夫少,只要你坚持,成功就是你的。

他感到,对于每个案件,首先要吃准案情,掌握当事人的心理,把握事态的发展,认情案件的事实与争议焦点。再给予调解,下定义,一些案件要及时办理,快速处理,个别案件要根据情节缓时处理,特殊案件要斟酌结局。在接受办理案件中,就要掌握“急、缓、慢”三结合的方法。只有这样才能稳准妥地在法律范围内解决问题。

他坚持:事实清楚 是非分明的调解原则

“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是我国司法及执法工作所必须遵循的一项基本法治原则,一切司法和执法活动都不能突破这条“底线”,否则,再多再好的法律都将成为一纸空文,“依法治国”的美好理想必将化为泡影。尤其对于刑满释放人员的后续教育管理,万万不可轻视,更不能出现歧视现象。

为防止刑满释放人员回归社会后无一技之长和无谋生手段导致再次犯罪,刘主任组织司法所工作人员对刑满释放和两劳回归人员,建档造册登记,走访其家庭房屋住宿、吃穿用度生活情况,成立帮扶小组,一面监督他们的改造情况,一边给予生活上的帮助,使他们心态平衡,不受歧视。

对那些生活确有困难的人员,经他申请,村委认可,乡民政可以发放500元临时救助,例如黄华村委郭家集村郭小伟服刑13年出狱后,本人不愿面对亲朋好友,不能接受儿婚女嫁、妻子去世的现实,有轻生的心态,他获悉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郭小伟的住地,多次促膝谈心,并和他的儿子儿媳沟通,使其一家老小从心里真正接纳父亲,不仅发给其500元临时救助,而且和村委协商,报批了公民最低生活保障金。尤其在他偶然患了脑部疾病后,刘主任多方联系他的亲朋好友,出人出钱帮助,经过开颅手术夺回了生命,他本人及周围群众从中感悟到了政府公平公正的态度,领略到了社会的优越性,也无形增强了人们的法律意识。

他常说:我是共产党员 肩上扛的是报效祖国的责任 心里装的是人民的利益

从1988年以来,老刘连续20多年被评为县、乡先进工作者、模范个人、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并多次出席过临汾市政法战线表彰会,受到了省司法厅、人事厅的嘉奖。

如今他依然痴心不改地以一个乡办人员的身份奋战在司法战线上,可谓一名司法老兵了,他唯恐到龄后离开心爱的岗位,近年来,他风雨无阻,昼夜不分的拼命工作,希望离岗前管辖的这一方热土能有一个牢固的法治基础。

西交口乡在他的带领下奏响了以“法润民众”为品牌的司法行政服务惠民进行曲。从司法行政工作的社会性、群众性、服务性特点出发,充分发挥法治宣传、法律服务、调解疏导等职能,服务和融入法治交口建设,努力推动全社会形成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法治环境,发挥司法行政部门用‘法’在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中润物无声、潜移默化的独特作用和功能。着眼于司法行政惠民这一目标追求,赢得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支持,司法行政事业改革创新发展之路将会越走越宽。

他傻吗?在一些人眼里他确实傻,在开放搞活的年代里,像他这样有能力,有经验的人在企业单位寻一份合同制工作是不难的,不会非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但在大多数人眼里他傻的可爱,傻得实在,傻得执著。干好工作就需要他这股傻劲,追求梦想就需要他这样痴心不改的傻作风。所以,他在即将退休的前夕,还无怨无悔的牢牢盯紧在司法的窗口,坚守着最后一班岗。这就是我们新时代的“守护神”,大国工匠的传承者。

鲁迅先生在他的小说《故乡》一文最后这样写道: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刘启龙就是行进在布满荆棘坎坷的崎岖道上的一名探索者和筑路人。我们为有这样的建设者自豪,为有这样的匠心骄傲,是像刘启龙一样的千万人坚守和谱写着、传承和弘扬着中华5000年的文明!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