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不逊时光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赵景辉 

风动,香绻一季青藤

秋浓,绣红漫山翠岭

天晴,洗尽华裳羽梦

小径,不逊时光缓缓行

——题记

汪国真《旅行》里说:“凡是遥远的地方,对我们都有一种诱惑,不是诱惑于美丽,就是诱惑于传说……到远方去,到远方去,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

十月,霜降时节的一个周末,天如蓝水晶一般,走进大自然,亲近身旁古朴的小山村,用我的视觉、听觉、味觉去感受她——王滩村,用当地话说是“老山里”的一个小山村。    

尽管开了导航,还是走错了,途中问了几个老乡,总算在导航结束的时候到达了王滩村。    

停车徒步,进山看秋。沿土坡缓缓而上,路面变窄,土质却细腻结实,泛着亚亚的光。两旁的山不是想象中的巍峨峻峭,而是柔和粲然,远望山上红绿紫黄相间,犹如一块五颜六色的调色板,可谓层林尽染,应接不暇间赶紧拿出相机,拉近焦距,怕错过秀丽。

山下有条小溪,仿佛指尖可触及,溪水清冽见底,安静着,淡然着,随意着,悠长着,据说溪水很甜,喝了不会肚子疼。溪与路始终曲折相同不近不远,是路随了小溪蜿蜒,还是小溪跟着路伸展?走了三公里左右有个石头砌成的河坝,旱季蓄水,雨季雨水漫过河坝,多余的水流走,坝内的水还是盈亏刚好,水面清澈若镜,映着蓝天层峦;周围润泽潮湿,围着玉米、更多的是大片大片的芦苇,芦苇直立且高大,正开着花,纤纤的白色绒毛花随微风飞扬,煞是漂亮,随手折下一根,把白色的绒条分向两边弯下,连同茎握于手中,形成层层萦绕的心形……头顶暖暖的阳光祥和而安静,心情惬意,愉悦,依山傍水的悠然……    

走近七彩层林,底层是青藤红蔓,各色葳蕤,远看像瀑布流动着彩色“川”,挂着潋滟;近看又似织锦的华缎,绮丽璀璨,温润明艳;叶在秋风中舞着,似会飞的花,又如翩然的蝶,俯身拾起一片儿橙红,置于掌中,带着早霜的微寒,可否让你旖旎窅渺的心绪化作纨素的羽翼,在我经过的路口落肩栖息?    

头顶有不知名的红彤彤的山果,一嘟噜,一嘟噜的装饰着,太阳透过间隙撒下斑驳的光点,逆光看,山果变得透红,亮晶晶的个个都镶嵌着金边,剪影一般。小路潮湿幽然,铺着厚厚的彩色叶片,踩着软绵绵的,像华贵的地毯,竟有种奢侈感。    

热烈浓艳的秋,把山的每一个角落簪花般绣了个遍,山顶更是风景无限,天宇浩瀚,一尘不染,华彩的山连着山,高低铺开延伸到很远,像洒翻一地的颜料,由她着色,任她洇染;像孔雀开屏尽情地炫;像一幅富丽堂皇的山水画卷,展示着红橙黄绿青紫蓝;又像一个大花园,争奇斗艳,芬芳满园,嬿婉斑斓——深红,嫣浅红,棕黄,嫩鹅黄,翠绿,绀蓝绿,茄紫,雪青紫,精美自然……不知是山的画意诗情,还是秋的风情万种,纵使多情多思,笺薄墨干,也没找到更恰当的词句将山的肖像、秋的艳影更多更好地采撷、描述、摄取、抒于笔端,原谅我词穷语短。    

恋恋不舍地下了山,远远看见路边有一排黄灿灿的棒子囤,有人家,石板小路而上,土窑土院,窑门开着,有家的温馨,却不见主人,扭头间,主人已从西面缓缓走来,是位老大爷,华发上的白毛巾绾在额前,古铜色的眉宇间笑容迷漫,站在灿烂的院子里,说着一院子的灿烂,老人说这里叫张寨,一家庄,地多,棒子全是雇人收雇人囤,边说边指着院边那排用木头棍子插成的足有两米多高的方形栅栏,院子里还摊开晒着不少,老人说里面有嫩棒子,说着就弯下腰挑,他的影子落在颗粒饱满的棒子穗上,厚实的手背青筋凸出、褐色指甲、关节粗大、短而弯曲的手指瞬间挑出了一些嫩棒子,两手捧着让我们带上,还说炒上南瓜菜,把棒子粒拨下一起炖,好吃。盛情带着金黄的阳光,背包装入丰收的金黄。    

院内有一株巨大的仙人掌,大到没有听说过更没见过,老人说她已经四十年了,石板垒的鸡窝上面有一个花盆,盆内栽的就是这株仙人掌,花盆早已被芃芃的茂盛覆盖了,连鸡窝也被覆盖了,仙人掌蓊蓊郁郁、密密匝匝地盛放,层层叠叠十几层高,如同一个巨型的绿色鸡冠子长在鸡窝上,繁多默默供养的花柄,在花开花落之后依旧泛着赤红。老人说一年四季不用浇水不用管,冬天就冻了,像蒸熟了瘫了一样,春天来了就好了,绿了,长了,开花了。我在想,是怎样的一方水土,能让一株仙人掌历经四十年风尘烟雨不离不弃,是怎样的一方人情,能让一株仙人掌四十年守候如一,继续繁衍生息!    

说话间,老人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只田鼠,他说毛ge狸(我翻了字典,重点查了ge,也没查到是哪个ge),专祸害粮食,细看毛ge狸嘴里还含着一颗棒子粒,我好奇拍照,老人憨笑着面朝我站好:“拍吧。”还是厚实的手背青筋凸出,褐色指甲,关节粗大,短而弯曲的手指抓着田鼠的脖子,纯良和蔼的笑脸,毫无戒备心地看着我拍,那一瞬触动了心底的柔软,我竟不忍心去拍他的脸。    

要走了,老人紧拉着我们的胳膊非让留下来吃饭,我说县城的,不远,他说县城的更要留下来吃饭。几十分钟的相见攀谈,我竟有些不舍,不舍老人的热情,不舍老人的孤单,不觉泪目潸然。老人说不吃饭那就吃个苹果再走,便转身进窑里拿苹果,两手拿了七八个,渐渐走来,初见我以为是青皮核桃,走近还以为是青皮核桃,青色的皮上,密密的黑斑点,看不出有苹果的样子,和我平时吃的苹果完全不同,老人一捧苹果全给了我,一股来自大自然醇酿的果香飘袅鼻翼间:“闺女,咬一口,咬一口,你咬一口尝尝。”亲切的话语声中,我不禁咬了一口,“甜吧”,是小时候家乡的味道,沁人心脾的甘甜,我使劲的点着头。淳朴可爱的老人啊,原始自然到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然而怡然乐观;善良憨厚到几近迂缓,然而倾其最好。

“下次来,下次要来啊。”老人站在院边,额头的皱纹舒展,似水墨生香的五线谱,跳跃着温暖送出好远,深情的眺望站成他身后的土窑洞一样。我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表达这种不是亲情胜似亲情的分量,单薄的文字,怎能写出你的可亲慈祥……    

浮躁的身心溶入山涧溶入自然,洗净尘世的心灵与华裳梦幻,质朴醇美,就在身边。这个最美的时节里,这个最美的秋日,感恩最美的遇见,无论别人怎么看,我情思缱绻,心生喜欢,因为她沐浴着风景,写意着民情!

“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水云间”,在温柔的时光里,懂得把美放进视线,懂得珍惜拥有,懂得体味感恩,生活才会五彩缤纷,淡淡馨香才会散发在初心的空间。美并不在远方,就在我们身旁,她不逊时光,正以美的绽放,绽放着美!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