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儿时的春节记忆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张晓华

我的家乡在晋南曲沃县,尽管多年过去,儿时春节的美好记忆却始终在深印在我当年的幼小心灵里。

每年的春节是从腊月开始的,劳碌一年的人们都企盼着这个喜庆的节日。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后,年的倒计时就开始了。正如民谚曰: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大年三十熬一宿。

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紧张地做着各样筹备工作,集市上人头攒动,各样商品应有尽有,即便平时舍不得花钱的人也大方一会,釆购各种物品满载而归。家家户户飘散着袅袅炊烟,混杂着蒸新馍,猪肉的香味。

父亲是教师,此时就忙起来,院里不时涌进一拨拨的写对联的人,伴着墨香,白天黑夜不停地写,红彤彤的春联摆满院子,尔后乡邻们满含谢意回家。年三十家里外每个角落都彻底打扫干净,最后才贴上春联。然后洗头洗脚。围坐炕头,一家人吃着瓜籽糖果,有说有笑,包饺子,一夜不眠,称为“熬年”。实际后半夜就睡着了。

初一凌晨,天不亮,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响彻村落。我们也忙不迭地穿上新衣新鞭,奔到院里放鞭炮,还有二踢脚,直飞夜空震耳欲聋。然后就吃饺子,有吃着包的硬币的,就象中了头彩,认为一年有都好运气。

然后,我们就站立一排给长辈拜年,押发钱尽管只有两毛五毛,但心里也格外开心。之后每家每户拜年,临走时,大人交待,要有礼貌,称呼人家,说吉祥话。于是像一群快乐的小鸟,飞奔在街头巷尾。每到一家,都视为贵客,麻花、点心不停地让。哪有心思吃,勿忙拜年就走了。

来到街头,有小摊贩,就用压岁钱买糖葫芦、摔炮,然后尽情玩闹,不用考虑学习考试,非常惬意。

然后,就是每天走亲访友,提着点心,提前报到。一路上到处是串亲戚的人,穿着崭新的衣服,扶老携幼,有的骑自行车,有的步行,有的坐这牛车马车。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然后享用一桌平时吃不到的丰盛筵席,酥肉马莲,火锅是必不可少。亲友们围坐一起,聊着庄稼、年成和一年的发生的大小事情。孩子们在一起开心地玩着。

每天晚上看露天电影,在空旷大院里,银幕挂在墙上,不顾寒冷,早早就搬着凳子占座,在当时文化资源稀缺的农村,这是最有魅力的享受。男女老少,全家出动,散场时,呼儿唤女,好不热闹。第二天,人们见面仍讨论剧情,意犹未尽。

正月十五,狂欢达到高潮,男女老少蜂拥进县城,看红火热闹,秧歌,旱船,高跷,应有尽有。唢呐,洋鼓洋号,铁铳震天,狭窄的小街人山人海,密不透风。

夜间各色花灯琳琅满目,映红夜空,与一轮明月遥相呼应,到处是欢乐的人群,美伦美焕的各色花灯,寄托人们对一年如美好的希望。

转眼正月二十,吃着卷卷,才想起开学了,作业还没写完,不免有些失落。夜里,站在平房顶上看着五彩斑斓的烟花,快乐又涌上心头,年就这样过去了,真希望快快长大。

岁月匆匆,儿时的春节,留下多少美好的记忆,多少温馨浪漫的情景,皆成梦境。沧海桑田,物是人非,而今年味正在淡淡隐去,一如老去的故园村落也就这样湮没在了滚滚的岁月长河之中。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