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歌声里的随想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韩和平

午后阳光明媚,刚走出小区大门,迎面走来高中同届的几位美女,虽都年过花甲,但精神依旧活跃似年轻人,就连走在大街上也不消停,远远就听到听有人在哼着节奏,大伙在轻轻地唱着:

“南山岭上南山坡,南山坡上唱山歌……”

路人驻足聆听,我亦停足凝听,惟怕打断这美妙的歌声。原来她们唱的是《唱得幸福落满坡》,这首歌由山西晋中昔阳人,农民作曲家史掌元谱曲,原唱为山西省歌舞剧院一级演员刘改鱼,歌曲朗朗上口,至今在民间仍广泛传唱。

待她们走到眼前,看到我全神贯注的神色,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我才回过神来。小铃铛开口就是“别愣着,走,跟我们一道去老年大学唱歌。”眼镜才女接着说“活他个心想事成笑成歌,唱得幸福落满坡是夕阳红的意愿,你还在等什么?”手拿舞蹈扇子的金嗓子不甘落后地说“我们合唱队男演员很出色,你不去可不要遗憾啊!”一句句挑逗夹杂着反激的话语,撩拨起我久久沉睡的心。

那还是我1974年高中毕业在公社帮工的时候,全国“农业学大寨”高潮迭起,每个大队和公社都有宣传队,我所在的公社办公室秘书笛子吹得特棒,时不时被公社宣传队邀请去伴奏。

在每天下班的晚饭后,他都会把擦得油光发亮的笛子从抽屉里拿出来,吹上半个小时,而吹得最多的是笛子独奏《庆丰收》和《扬鞭策马送粮忙》、歌曲《唱得幸福落满坡》和豫剧《朝阳沟》,天长日久我也能跟上节拍口里可以浪里浪荡了,可就是还没等我学会吹笛子他就高升调走了。

记得1975年夏季,地区组织宣传队调演,我们公社宣传队的大合唱《唱得幸福落满坡》和自编自导的小歌剧《山歌唱得水上山》被选中了,宣传队长兼导演的许老师,心急火燎地找书记商谈购置乐器和服装道具,书记乐呵呵地满口答应了。并派拖拉机拉我和许老师去临近的河津县城购置乐器和道具,寻找裁缝店缝制演出服装。

其他还算顺利,就是裁缝店选了一家又一家,店里的裁缝师傅一看许老师设计的演出服,不是摇头做不了,就是拒绝接货,跑遍了全城也没找到合适的店家。

我只得跑到邮电局打电话告诉书记,书记指示“河津不行就去运城,服装必须得做,平川肯定比山里见多识广,去运城剧团问问,他们的演出服是哪里做的。店家确定后,许老师着急排练可以随拖拉机回来,你留下等做成后拿上回来。”

我一个刚进入社会的毛头孩子发愣了,住店吃饭好说,有公社开的介绍信,就是从未出过远门,纯粹的路盲一个,分不清东南西北,运城地区在我眼里就是无边无际,高楼林立,街巷遍布的“大城市”。

好在许老师走南闯北惯了,人长得风流倜傥不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无人不喝彩,领我识别路标,教我辨别方向,给我一生中走南闯北奠定了基础。

到了晚上,他又教我习唱《唱得幸福落满坡》歌曲,临走时又带我上新华书店购买了《连心锁》和《林海雪原》两部长篇小说,嘱咐我着急了就一个人唱唱歌、看看书。

在宾馆的数日里,我清闲的按时下楼吃饭,按时上楼看书睡觉,上下楼嘴里还呖呖琅琅的哼着《唱得幸福落满坡》,登记室的大姐羡慕地说“你好清闲,帮我抄个你唱的歌词,曲调真好听。”我抄好歌词给了她,她不知从哪里找来了歌谱,一日我下楼,她哎哎地招呼我,笑着说“你天天哼哼唧唧地怎把调子跑了那么多?真可惜了那么好的歌曲。”她指着曲谱唱了一遍,羞得我无地自容。

随后的两天里,我再也不敢冒昧的哼唱了,直到如今我一直认为自己五音不全,不敢涉足唱歌,纵然喜爱的歌曲也只是一个人时翻来覆去地听听而已。

后来读师范期间,在音乐课上通过老师讲解,我才知道,唱歌就是由大脑支配呼吸器官以及发声器官结合运动的一个过程。这不仅是一项体力活动,也是脑力活动,更需要通过科学的练习,才可以让呼吸机能以及发声机能有效地运行。

每个人的声音都是非常独特的,有的音色非常的浑厚,有的音色非常的纤细,有的人音域非常的宽广。正是因为每个人的音色都不一样,所以才显得丰富多彩,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科学的发声方法,系统化的训练来优化自己的声音,找到适合自己的演唱风格。

没有学习唱歌的人经常会感到唱歌觉得气很短,那是因为没有掌握气息唱歌,所以唱久了嗓子会沙哑。其实这些问题都是唱歌的第一步,也就是唱歌的呼吸方法有关。

呼吸,它直接影响到我们能不能够用气息唱歌,用不用气息唱歌,又影响到我们的发声位置。他们之间相互连接,密不可分。只有正确的呼吸,才能让我们的发声机能正常的运作。就像一台电脑系统,正常的运行,我们才能够运行每一个软件。

而唱歌时的节奏则是音乐流动的脉搏,是旋律组织起来的长短关系。没有节奏,音乐成了无本之木;旋律没有动感,变得杂乱无章,不能称其为音乐。因此,音乐里的节奏至关重要,它无所不在,它体现在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小节、每一个重音和速度的标记中。

尽管在我知晓了一些理论常识,但依旧进不了高雅的音乐殿堂。好在几十年来,一直在从事中学教学,音乐课有音乐老师,我才避免了尴尬。

说心里话,我很喜欢听歌,尤其是郁闷或兴奋的时候,还喜欢把收录放机音量开得很大来听,偶尔还为歌曲比赛写个串联词,在他人眼里我兴许是个里手行家,其实我这个门外汉欺骗了许多人,正应了那句“眼见不一定属实”的老话。

唱歌具有特定的健身治病功能,唱歌是有节奏的体内按摩,唱歌能冲开人体横膈膜,这种内部的循环按摩,是任何一项运动都代替不了的。

在儿孙的教育中,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和责任启蒙引导孩子进入音乐殿堂,让孩子从小受到乐理熏陶,让孩子在人生的道路上,唱歌忘却烦恼,心理达到相对平衡,在生活中用歌声调节情绪,把疲劳唱走。

正如歌曲里唱的那样——“南山岭上南山坡,南山坡上唱山歌……南山坡上放声唱,唱得幸福落满坡……”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