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娘的编织袋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岳子云

过完年快起假了,默然一家又要回到几百公里外的那座城市去上班。早饭后,妻子小萍就开始收拾行李。娘端了一小盆默然爱吃的水豆腐回来,见儿媳妇在忙,就问:“咋?要走?”

小萍说:“嗯。妈,我们明天走。”

娘又转头看着默然:“我还想明天再烩点豆腐……”

默然说:“娘,单位有要求,不敢超假期的。”

娘放下盆子,叹气说:“走吧。给公家干事的听人家的。”

说完话,娘找了个大编织袋,走到耳房的大瓮边,喊:“娃,你来——”

“娘,做啥哩?”默然走过来。

娘把手里的编织袋递给默然,说:“拿点豆,拿点小米。”

唰唰,大瓢舀了起来……

默然说:“娘!够了。”

娘说:“平常远,回不来,这点就够了?”说着,用手指着院子鐅里的冻豆腐:“那几块,都装上,你爱吃。”

默然说:“娘,都装上,您就没有了。”

娘说:“咋没有?那边不是还有两块了。”

“再取两只鸡。”娘又说。

默然也有些急了:“娘!您留着吃呀!”

娘说:“我一个人吃不了多少。”

默然不忍心,有些赌气地说:“干脆我们都带走,一只也不留。”

娘笑了:“我巴不得你们都带走!”一条大编织袋,塞得满满的。

娘还要装辣椒面、黄糕面(软黍子去皮磨成面),小萍也急了,说:“妈!您生怕我们少吃了。那么远的路,我们咋带呀?”

娘瞅瞅地上的大包小包,笑笑说:“那就算了。”

第二天天刚亮,默然和小萍上了弟弟的车,“娘,我们走了。”话音刚落,默然赶紧把车窗玻璃摇上来,隔着玻璃,默然看见娘又在哭了,每次分别,门口的娘流泪,车上的默然也流泪……

火车站候车大厅,默然旁边,一个穿西服的男人和一个女人看上去像是两口子。默然脚旁边,是他们的行李,也有一个鼓鼓囊囊的大编织袋。默然瞅瞅,对西服男子说:“也带了不少东西啊?”

西服男子笑笑说:“冻豆腐,鸡肉”又说:“俺娘生怕带少了。”

默然说:“唉!当娘的,都一样。”

次日中午,默然夫妻到了自己的家。打开那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突然发现,东西拿错了!

默然意识到,不小心拿了那个西服男子的编织袋了。两个编织袋看上去都一样,在火车上,他们的行李又挨在一起。

阴差阳错,默然和小萍把另一位娘的心意带回了家。

没办法换回来了。晚上,默然让小萍炖了一只鸡,尝尝,好香。小萍说:“这柴鸡好吃。”默然说:“都是当妈的喂的鸡,能不好吃吗?”

几天后,默然突然收到一个编织袋包裹,一看,是娘寄来的。打开,里面是辣椒面、软黍子糕面。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