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油糕情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岳子云

漫步在洒满春日暖阳的公园步道上,我的思绪又飞出去了很远,很远……这份情节由不得我,身在他乡,却依然固执地演绎着远离故土的乡愁。又是一年,母亲的油炸糕再一次唤醒了我归乡的冲动。

我的家乡盛产软黍子,黍子去皮磨成面粉做出的主食叫黄糕。母亲用温水和面,似松似散,双手来回搓擦成“糕秧”,待铁锅水滚时,把糕秧子均匀地撒在铺着笼布的屉子上,糕蒸熟后,就要趁热烫劲儿“搋糕”。将蒸好的糕倒在一个大红陶盆内,旁边放上一小盆凉水,“搋糕”烫手时蘸一下,用拳头在盆里反复搋扒着黄糕,糕搋好后再抹上些许胡麻油,黄澄澄的,特别漂亮好看。

包糕,就是糕搋好后切成小疙瘩,爹妈围在炕头上,用手将剂子套弄成圆片片,然后往里面包豆沙或拌好的菜馅。我那双玩脏的小黑手也开始跟随母亲“忙碌”起来,时而捏圆,时而拍扁。

通常包糕有两种馅,为了便于区分,一般将油糕分为长和圆两种形状。圆油糕儿是豆沙馅和红糖馅;长油糕儿也叫菜馅糕,包的是各种菜。油糕包好后,放进热腾腾的胡麻油锅里开始炸糕,炸出的糕,色泽金黄,入口脆生。

这就是生活,幼年时,能吃一顿炸油糕实属不易,苦是苦点,但苦里也有甜头;穷是穷点,但穷中也有盼头。

吃糕。油糕包好后,全家人围坐在一起,每人舀一碗豆腐粉条大烩菜,母亲再给每个碗子浇上熬鸡肉或熬猪肉。夹一块糕,裹一点菜,舌尖上翻个滚儿,“咕噜儿”一声咽下肚里,那才叫个真正的香。

“哧啦,哧啦……”牛年到了,炸油糕的声音依然响在耳边,香在心里,爹却已化作黄土,永远地离开了我,我的泪在痛惜中,无数次在眼角边打转转儿。

寒烟薄雾,草长莺飞,我习惯性向北,向心里那个方向远眺,我仿佛又看到了黍地里的爹在辛勤劳作;母亲早早起来料理拌馅儿,炸油糕;虽是愁颜与衰鬓,确幸明日又逢春。我似乎又闻到了那久违的,珍藏于心肝里的油糕香味。

是啊,血脉里的熟悉永远不陌生,遥远的乡情越老越亲近。

[编辑:张蒙悦]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