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祝年】年的变化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王友明

年,是岁月老人镌刻在我们心扉上的数字;年,是我们对过往岁月的回眸与总结;年,更是我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谋划与憧憬!

回想起往事,我对改革开放前后的过年感觉,还是有着截然不同感受的。

小时候,不太懂事的我,总是盼着过年。因为,只有过年时才能吃点好饭、穿件新衣。那年月,家家户户的生活都很拮据。平日里一家人缩衣节食,就是为了过年。即使如此,常常是到了年根儿,连起码的过年花销也积攒不够。这时,便常听到人们“年难过,年难过,年年难过,年年过”的叹息声。而我,却缠着父亲买鞭炮、二踢脚,缠着母亲做新衣、买新帽。晚上,母亲便把用粗布做成的新衣服和一针一线纳成的新布鞋,拿出来让我和弟弟试穿,我们雀跃着、欢笑着,望着我们的笑脸,母亲也是一脸的灿烂。父亲也把用省吃俭用的钱买来的鞭炮和二踢脚,平均分给我们。我哥仨拥有了这么多“年货”,便心满意足地进入了梦乡。

腊月二十七八,母亲会把早已晒干的棉花柴点燃,放在灶膛里。随着熊熊燃烧的柴火,热腾腾的水蒸气便从大铁锅中飘出飞向灶房外,随风弥漫成春天的气息。此时,只见母亲那双粗糙的手,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放在白色大瓷盆里的面团,经她的手就那么一搓一揉,放上几个胖乎乎的红枣,再点上一些红、黄、绿的颜色,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个梅花状的枣镆,一只只顽皮的小面猴、小面猪、小面鸡,一座座层次分明的大枣山。平日里,早已吃烦了吃腻了吃不下去了那些用红薯面、高粱面、谷糠掺和着野菜蒸成的窝窝头的我,一直眼巴巴地站在锅边等待着,恨不得立刻吃到嘴里。母亲望着馋涎欲滴的我,总是黯然泪下。

那时候穷啊,有多少家庭过年连一顿纯白面饺子都吃不起。小小年纪的我,已经从父母的眼神里读出了无可奈何的感觉。

长大后,我当了兵。客居在外,便极少回家过年了。

“每逢佳节倍思亲”。我是多么企盼也能回家过年,好好品味一下故乡的年意啊!

1985年,我满怀喜悦地第一次回家过年。由于事前告知了父母,二老高兴得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母亲不是催促着小弟快去赶集、看会,采购年货,就是唠叨着侄儿侄女打扫卫生,还让提前生着了火炉,烘热了屋子。当我从寒冷的室外走进那座被收拾得干净利索的老屋时,顿感一股暖流涌遍全身,父母亲也都是一脸乐不可支的神情。我和全家人围炉而坐,边吃花生瓜子,边叙别后思情,一种幸福温馨的氛围,浓浓地包裹着我、缠绕着我。

除夕之夜,在乡下还是蛮热闹的。夜幕一降临,家家户户的大门口就挂上了各种各样的纸灯笼,闪闪烁烁地发出朦胧的红光,给故乡的除夕之夜带来一种祥和、舒畅的喜色。年迈的父亲熬到了族长份上,加之我又多年没在家过年,族人们便全部聚到我那座老屋里,喝着乡酒、叙着乡情、聊着乡事、欢声一片、温馨一片,一直到深夜。我看到,故乡初步走上了富裕之路,浑身有种轻松惬意的感觉。

五更时分,耳边便传来一阵阵辞旧迎新的爆竹声。我立于门台之上,一股股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清新芳香的气息迎面扑来。妻从厨房端着两碗素饺子走来:“别发愣了,快去放鞭炮哇。”我即刻折回屋,拎出一挂最长的鞭炮系在竹竿顶端,燃放起来。听着那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我的心底涌动起一股兴奋的狂潮。

吃过年夜饺子,人们便披着夜色开始拜年了。从这家到那家逐一拜到,需要两个多小时。过去拜年要磕头,如今,已改为抱拳问候祝愿了。拜完年,人们就各自回家,燃放鞭炮,开吃初一饺子。初一的饺子是肉馅的,象征着一年都是好日子。这一天,我几乎是与儿时的伙伴、小学的同学度过的,闲谈中交流感情,仿佛一道清清的溪水从心上潺潺流过,十分舒畅。

从大年初二开始,我就骑着自行车,出村到姥姥、姑姑、岳母、老师家拜年了。走遍故乡的村村落落、大街小巷,到处是穿戴一新的人群、喜不自禁的笑声、和谐安恬的氛围、吉祥幸福的场景。我不论走到谁家,总少不了一桌丰盛的酒宴。我真切地感觉到:时代变了,生活好了!昔日的乡风旧俗减少了,现代文明气息浓厚了。故乡的年意好醇、好浓!回家过年真好!

2001年春节,我没有回家,是在侯马家中度过的。腊月二十五,我就回到了家中,妻子兴奋地说:“今年的年货得多准备点,当兵的侄子要从石家庄、临汾赶来过年,再加上身边的几个侄子、侄媳、侄女,恐怕要有十来口吧。”听说能有这么多的孩子陪伴我过年,顿感心花怒放。于是,我和妻子兴致勃勃地一趟又一趟地四处奔波着去采购年货。什么白条鸡、带鱼、鲜猪肉、下水、粉丝,什么芹菜、韭菜、藕、蒜苗、西红柿,应有尽有。女儿开玩笑说:“老爸老妈简直成了年货批发商。”

到了年三十,忙得昏天黑地的我,才发现新碗筷还没买,新衣服还没置,又赶忙迎着习习寒风去逛市场。置办齐全回家后,又是一通忙活:宰鱼、炸鱼、炸丸子、蒸枣馍、炖鸡、包饺子。直到夜幕降临之后,我和妻子才得闲与孩子们围坐一起,品尝美味佳肴,畅饮团圆喜酒。孩子们频频举杯,献给我和妻子一串串最炽热的、最真诚的新世纪的祝福。听着孩子们美好的祝福话语,望着孩子们天真烂漫的笑脸,我感到家庭的丰富和深厚,一股非常温馨、非常幸福的暖流溢满心田。

吃罢除夕饭,我们一家十余口便拥挤在客厅里,边嗑瓜子,边欣赏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真挚朴素的亲情溢满陋室。看完春节联欢晚会,打扫干净客厅,摆放好糖果、瓜子,已是凌晨3时许。我和衣躺下,却又被除夕之夜少有的欢乐氛围所陶醉,久久难以入眠。刚刚进入梦乡,那连续不断的鞭炮声又把我震醒。我和妻子急忙起床,煮好饺子,喊起孩子们,开吃年夜饺。

年夜饺未吃完,拜年的人们便三五成群地跨进了门槛,送走一拨,又来一拨。拜年的电话也一个接着一个,那亲切的问候、温馨的祝福,从北京、天津、黑龙江、江苏、安徽、河南、四川、湖南、河北等地沿着银线传进耳鼓。我感受着丝丝缕缕的温馨,体味着细腻绵长的友爱,如饮进一杯馥郁馨香的美酒,暖在心头,醉在心窝。

年就是这样,有了家,就有温馨;有了孩子,就有朝气;有了友情,就有意味。立于新世纪之门,我怀着昂扬的激情,憧憬着灿烂的未来!

自从父母过世后,我就极少回家过年了。但是,如今啊,在乡下过年跟在城里过年一个样,要什么有什么。改革开放以来,过年给我的最大感觉是:社会和谐、国民富足、家庭幸福、生活美好!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