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冬日里的乡下老家(韩和平诗作)

黄河新闻网 > 临汾频道 >  文化临汾

文/韩和平

暖阳慵懒的把温热洒向人间

柏油路被霜浸得如泼了油一般

高速道把大小山峦拉近送远

枝头的白脖鸭无所顾忌地叼啄着落尽繁叶的柿子

急的孙子站在座椅上小手拍打车窗玻璃

嘴里不住声地呼喊“要、要灯笼、灯笼——

 

户户通的水泥路拉近了村与村的肩宽

一辆摞满玉米秸秆的三轮

慢慢挪向路的一边

那是牛——过冬的用餐

开三轮的是养牛大户李家大哥

我急忙刹车握住那粗糙的大手

“你的鼻子真尖

是打着喷嚏回来的吧”

“哈哈 哈哈哈可不是”

“你嫂子炖了一锅筋头巴脑

一大早就念叨你最爱吃

你就赶回来了

蒜烧红辣子凉拌腱子肉

一瓶二锅头我们尽兴”

乡亲就是这么实在热情

容不得你的虚情假意和推脱的麻烦

 

车在村中走过

丰收的一幕幕映入眼帘——

家家院子里围栏圈起的玉米方阵

墙壁上荡秋千的是示威的红辣椒一串接着一串

在墙角吵闹不休的红白萝卜

你推我搡乱作一团

磨盘大的南瓜趾高气扬的

蹲在那里静静观战

滚动的山药蛋与咕咕叫的小鸡

兴趣不减地你追我赶

“山里猪场”前的水泥地面

堂弟嘟囔着用树枝划拉着加减乘除计算

我关车门的声音才打断他与孔方兄的交谈

热情如春风扑向我们

把孙子架上脖颈

喃喃着“爷爷家猪蹄子和大尾巴盛了一笸篮

管够你个小花猫不再叫馋”

 

“今年收入不错吧?”

“嗨,不是不错”

“是发达了”

“你猜,昨天走了多少头肥团”

“10头”

“差远了”

“50头”

“老眼光 哈哈那是从前”

“那——”

“200头!”

“收了这个数 一个手指摇摇”

“两万?”

“嘿嘿 120万

明天再走200头还剩千头存栏”

“120万? 老弟成了富翁百万”

“昨晚我和村主任把想法交谈

按新农村规划

把咱们老院拆了重建

建成蓝砖红顶的一体五户独门四合小院

再投资30万给村里建一所幼儿园

把那些外出的媳妇和孩子拉回来

我和李大哥出工资

把幼师毕业的几个小妹请回来上班

钱花在刀刃上让家园旧貌换新颜

村主任揣上钱一早去了乡政府

计划很快就能实现”

谁说乡下人视野小看不长远

谁又说富人不能拉动穷人

有了钱照样能成大事做事周全

 

猪肉白菜粉条拌的菇蕾氤氲飞出小院

惹得人馋涎欲滴

清澈的高粱酒斟满小碗

催开梦想的花蕾如月季般红艳艳

东院的大娘和西院啪嗒着旱烟锅的大伯老闫

笑盈盈地盘腿坐在了暖炕上和到家一般

大碗里盛满了不尽的笑意和趣谈

这就是乡村的习俗千古流传

你家就是我家肥水先浇近田

福共享难同当不需客串

虽说小雪时节

可话里话外洋溢着春的信息和温暖

冬日里的乡下

脱贫攻坚战鼓正急呐喊不断

不落一户奔小康的路上你追我赶

冬闲变冬忙万马战犹酣

浓浓春情随着袅袅炊烟把新庄园的名片飞传

  • 黄河新闻网临汾频道
  • 黄河网事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